「青藏公路之父」慕生忠打通西藏交通 他還建起一座城市!

編輯︰許可

  慕生忠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開國少將,他為人所知的不止是戰爭年代功績,更是他在上世紀50年代築成通往西藏的「天路」──青藏公路;他還在青藏高原上奠基了一座城市,這座叫格爾木的城市,至今仍是通往西藏最重要交通樞紐。

西藏1951年和平解放 慕生忠率兵進駐

  慕生忠1910年生於陝西吳堡,20歲加入陝北紅軍,參加過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。

  1951年西藏和平解放,當局決定解放軍從西南和西北兩路進駐這片神聖國土,其中慕生忠擔任第十八軍獨立支隊政委,率1,600多人和兩萬背馱物資生畜,從青海進入西藏。

  延伸閱讀:第一個坐汽車到拉薩的人 「青藏公路之父」慕生忠

  延伸閱讀:可可西里 青藏公路之父慕生忠起的地名  

慕生忠是開國少將,這是他獲授軍銜後穿着「55式」軍服禮服的照片。(網上圖片)

  雖然已是20世紀的50年代,但那時整個青藏高原地區的各方各面極為落後,甚至是處於原始狀態。

  作為青藏高原主體的西藏,仍是政教合一的封建農奴制社會,生產力低下,基建也幾乎為零,全區沒有一公里現代意義上的公路;部隊要進藏,只能一邊開路,一邊前行。

  延伸閱讀:青藏鐵路總設計師李金城:建成天路 此生無憾

慕生忠1951年首次入藏,部隊經過黃河源一帶,路途十分艱險。(網上圖片)

  慕生忠的西北進藏部隊當年8月從青海都蘭縣香日德鎮出發;這裏汽車已無法再前進,大軍只能靠騎馬或徒步南行,經巴顏喀拉山黃河源一帶進入西藏。

  這是一條傳統路線,近似古時的唐蕃古道,沿途不愁水源,卻又是到處沼澤和爛泥灘,一腳踏進去就可能出不來,加上很多地方海拔在4,000米以上,低壓缺氧,風雪連天,行軍極為艱險。

首次入藏兵員折損嚴重 慕生忠另覓路線

   隊伍終於在年底到達目的地,慕生忠後來的口述資料痛心地總結這次行程:「路上整整跋涉了113天,雖然到了拉薩,損失的不光是近4個月時間,還有許多人員和三分之二的牲口.......。」

  進藏後慕生忠出任西藏工委組織部長。當時他和同僚們遇到最棘手的問題,就是西北、西南兩路進藏隊共3萬人的口糧;那年西藏遇上糧荒,中央也規定進藏部隊「不吃地方」,戰士們單靠牲口馱運來糧食,只能捱餓。

慕生忠的部隊用了近4個月才抵達西藏道府拉薩;這也是解放軍進駐西藏的開始。(網上圖片)

  為解決部隊吃飯問題和鞏固國防,當局在1953年成立了西藏運輸總隊,從其他省份調運糧食到西藏,慕生忠再挑重擔,出任政委。

  他接到任務後,騎馬沿着未修通的康藏公路(西康至西藏),也就是後來的川藏公路從西藏東下四川,再北上青海,輾轉回到了運輸總隊所在的青海香日德。

慕生忠(右2)因為種種原因,60、70年代一直沒有重返格爾木和青藏公路,直到1982年才再一次回到這片土地。(網上圖片)

  為了這次運糧任務,當局從陝、甘、寧、青及內蒙等地徵購了2.8萬峯駱駝,負責牽駱駝的民工也有1,000多人,這還沒計算執行任務的軍人;這些人員、牲口和物資,都已聚集在香日德。

  但黃河源一帶沼澤地實在太難走,為了減少折損,慕生忠決定另找進藏路線。

  延伸閱讀:慕生忠:一位將軍的哲學

慕生忠:格爾木在哪裏?就在你的腳下!

   他得知香日德向西約300公里的青藏高原腹地,有個地方叫「噶爾穆」,還有一條小河,只要沿河往南,就能經雪山邊緣越過崑崙山和唐古拉山,經黑河(現稱那曲)去拉薩。

  但「噶爾穆」到底在哪裏,誰也不確定。為找到新路,慕生忠必須要找到這個地方,一支小隊馬上出發。

慕生忠初到格爾木時,這裏只是一片荒灘,只有探路士兵搭起的幾頂帳篷。(網上圖片)

  一天,隊員在找到一處有可能是「噶爾穆」的地方,通知慕生忠到來視察。

  這個「噶爾穆」是怎樣的地方?慕生忠晚年接受傳媒訪問時這樣憶述:「空曠的原野上沒有一頂帳篷、一棵喬木,有的只是枯草和大漠戈壁。向南望去,崑崙山巔白雪皚皚;向北看,沙丘一座連一座,恰似一片破敗的墓葬群。」

慕生忠1953年扎下鐵鍬處的地方,就是格爾木建城的起點。圖為當地紀念館內的展品。(網上圖片)

  雖然這裏一片荒蕪,但看着隊員們就「噶爾穆」爭論不休,他用力將鐵鍬扎入土中,說:「『噶爾穆』就在你的腳下!帳篷搭在哪兒,哪兒就是『噶爾穆』!」

  有了慕生忠豪氣萬丈的一句,隊員6頂帳篷所在的「噶爾穆」,從此成為西藏運輸總隊的新大本營;它的名字後來簡化為「格爾木」。

慕生忠的「將軍樓」是建城第一幢建築物

  為找到格爾木,慕生忠1953年11月帶領運輸隊由此出發,翻過雪山把糧食運往西藏。但翻過高山雪原,運輸隊還是付出很大的代價,人命、牲口損失不在話下。

  進軍西藏、運糧西藏的兩次經歷,令慕生忠深明要根本解決入藏難的問題,就必須修建一條從青海到西藏的行車公路──青藏公路。

慕生忠奠基的格爾木市區平均海拔2,780米,現已是一座現代化城市。(網上圖片)

  但此後他如何為修築「天路」奔走,又怎用親率2,000多軍民,用7個月零4天時間打通這條千里交通要道,卻是後話。

  而現在人們都知道的是,這條高原公路幾十年來,一直是西藏的運輸生命線和西南國防建設的命脈。而由慕生忠定下來的格爾木,後來成為青藏公路築路大本營,之後又成為青藏公路的樞紐;這片荒蕪土地也因路而興,逐漸從幾頂帳篷發展成小鎮、小城。

慕生忠的「將軍樓」後來成為了當地旅遊點,不少遊人慕名而至。(網上圖片)

  時至今日,格爾木有20多萬常住人口,鐵路、公路、機場俱全,號稱青藏高原第三大城市。她仍是走青藏公路進藏旅客的必經之地,到這裏的人們,都會知道慕生忠是「青藏公路之父」,也是格爾木的奠基人。

  慕生忠1955獲授少將,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開國將帥之一。格爾木建起旳第一幢建築物、慕生忠曾居住和工作的青藏公路建設指揮部舊址,現在也被大家稱作「將軍樓」,是格爾木奠基的標誌。

慕生忠晚年在蘭州生活,1994年病逝。這是他晚年的照片。(網上圖片)

中國電磁彈射之父馬偉明曾要當「逃兵」?

八一勳章|防護工程專家錢七虎 打造絕密「地下鋼鐵長...

中國電磁彈射之父 馬偉明令國產航母戰力倍增

放棄專利讓白血病治療「白菜價」 王振義:只想病人能...

最新文章
我要回應

(可輸入500字)

回應只代表會員個人觀點,不代表當代中國立場

時代英雄

歐陽自遠是金庸迷 「嫦娥之父」最欣賞的人物是......

傑出名人

曾聯松 他是國旗的設計者 五星紅旗是怎樣來的?

創新先鋒

比亞迪王傳福

比亞迪王傳福|家境貧困年幼時父母雙亡 全靠這兩人改...

潮流人物

KOL;內地網紅

KOL時代|80%癱瘓 插呼吸管直播 罕見病女孩靠...

小城大事

陳鎮威

74年來首位!90後陳鎮威攀西方金字塔尖 任美國頂...

運動健兒

霹靂舞國家隊;巴黎奧運;街舞;劉清漪

中國成立首支霹靂舞國家隊 17歲劉清漪將閃耀巴黎奧...

影視巨星

黃子華,《一蚊雞保鑣》、《飯戲攻心》、《毒舌大狀》

影圈奇葩黃子華 從票房毒藥到賀歲片福將

編輯推薦
故宮北院

北京故宮北院開建 料2025年落成 承擔兩大功能 ...

我們的故宮|紫禁城「中軸線」的玄機

香港故宮|方形大鼎延續中軸線概念 與北京故宮遙相呼...

香港故宮 打卡攻略

香港故宮攻略|古人生活有幾潮?盤點打卡7大「最現代...

香港故宮2023年一月至三月新展品

香港故宮|85件珍貴國寶亮相 必看清代「老佛爺」肖...

「修復」時光的魔法:故宮傳承百年的鐘錶修復技藝

85%|北京故宮由「禁地」到網紅博物館的開放之路

我們的故宮-珍寶館-后妃飾物

我們的故宮|探索珍寶館 后妃飾物知多少?

當代中國-粵港澳大灣區-樂活灣區-深圳速度-南澳蛋家漁民舞火龍cover

春節|深圳南澳蜑民「一天龍」列非遺項目 一天紮成龍...

我們的故宮-養心殿

我們的故宮|養心殿——清代皇帝最愛的「蝸居」

深圳又有新地標!位於福田大金沙片區的中洲灣,有一座以打造「未來城市」為定位的大型商場「中洲灣CFuture City」。商場佈滿由國際知名Teamlab的夢幻藝術科技、法國大師設計的鮮植物花園,還有中外各地品牌旗艦店,走進商場就像進入一趟奇妙的夢幻旅程。

福田夢幻商場 中洲灣C Future City 集...

科技遇上非遺 「活」起來的豫園燈會

顧嘉煇和眾歌手在2015年榮休演唱會

香港樂壇教父顧嘉煇逝世 《啼笑因緣》《上海灘》掀廣...

圍爐煮茶

200元吃烤番薯?年輕人冬日新寵「圍爐煮茶」掀風潮

中美之間的衝突可能性存在但並非不能解決
當代中國-名家專欄-環球網 社評
環球時報 社評集

中美關係|建中美關係「護欄」 應從華盛頓內部動工

騎士
當代中國-名家專欄-李焯芬
李焯芬

李焯芬人生導航 多慮的代價

在保育古城和古建築上,商業發展和文化傳承並不相違背
當代中國-名家專欄-新華網
新華網 時評

中國保育|在保護中發展 在傳承中利用

1956年2月6日
普通話

國務院發布《關於推廣普通話的指示》

家有黃金 外有戥子  

   在老一輩當中經常流傳一句說話 「家有黃金 外有戥子」,指鄉里鄉親誰家窮誰家富,大家都心中有數,都能知道個大概的意思,就像看秤盤戥子一樣,不差分毫。

  在這句說話當中,「戥子」亦即是戥秤,相傳是由宋景德年間皇家官員劉承珪所發明的一種衡量輕重的器具。戥秤主要組成的構件有小秤盤、鉈、桿秤,整體的設計是用來稱貴重物品,如金銀藥品,最大單位是兩,小到分或厘。   在明清時期,隨着工農業及商業的發展和生產力的提高,戥子已普及於民間,戥子的製造、使用...

年產4000萬噸

      作為吃貨大國,食用菌一直是中國人餐桌上不可或缺的珍饈。全球已發現的食用菌有2,000多種,而中國就有1,000多種。中國食用菌產業可謂「後來居上」,1978年時,中國食用菌產量僅佔全球總量的5.7%,而目前中國已經是最大食用菌產地,年產量4,000噸,佔全球產量的75%。

2022年中國大事投票活動

  辭舊迎新之際,當代中國與你回望2022年,總結今年的難忘時刻,其中哪一件大事令你最印象深刻?立即參加《Our China Story》2022年中國大事投票活動,只需成為會員並投選你心目中的中國大事,即可贏取現金禮券!

  • 日期︰2022年12月29日至2023年1月4日
WeChat